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0898网投:张鲁一:爱一个人,为她牺牲是对的

文章来源:从严抓党建争做为民模范    发布时间:07-22 23:33  【字号:      】

0898网投

  小说家转行做编剧,或者同时兼做编剧的情况,在中国影视史上一直存在,比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蜜月期”,产生了一批有影响力的影视作品:《芙蓉镇》《菊豆》《红高粱》《活着》等;成就了刘恒、刘震云、杨争光、严歌苓等作家。小说家介入影视剧创作,客观上提升了影视剧的思想深度和艺术品位。刘恒、杨争光等人后来以剧本创作为主,小说创作成为副业;有些作家坚持二者兼顾,比如刘震云、严歌苓等。刘震云的《手机》从电影到电视剧,他的幽默、犀利、丰富、深刻表现得淋漓尽致,娱乐警示观众的同时,也为影视公司、导演、演员及相关人等带来巨大的收益,他也坦承写《手机》是为了挣点“快钱”。

  文学和影视曾经有一个“蜜月期”,那是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大家相敬如宾,作家为影视行业提供改编所需要的小说底本和故事原型,而影视能够帮助作家加速成名、火爆、经典化,节省了一个作家成长所需要的大量时间成本。莫言小说改编的《红高粱》、苏童小说改编的《大红灯笼高高挂》、余华小说改编的《活着》就都诞生于这一个时期。1994年,张艺谋同时邀请了格非、苏童、北村、须兰、赵玫、钮海燕等六个作家以《武则天》题材创作长篇小说,打算电影由巩俐来演,虽然最后六部小说都没用上,但足见文学和影视的甜蜜关系。之后,影视像一个气球一样越吹越大,而文学的体量明显干瘪下去了。

  新世纪以来,随着资本的不断介入,影视逐渐沦为资本的玩偶,电影的艺术生命和思想力度被抽空。网络时代成长起来的青少年,从小看动画片、动漫、短视频,玩电脑游戏,阅读网络小说、鸡汤文,他们欣赏或习惯了夸张、玄幻、盗墓、穿越、无厘头等表达方式,资本为获取最大的市场回报,投其所好,影视市场充斥着平面化、低俗化、类型化、思想含量小、价值混乱、艺术水平低下的作品。深度模式被消解,文学为影视做嫁衣的现象日趋严重。

  此消彼长之后,文学和影视就再也不会是相敬如宾的关系。市场开始嗅觉灵敏地寻找适合改变的作家作品,并按照市场大小对作家重新排定座次。除了官方的评价体系之外,一线作家的作品影视改编价值在一定程度等同于人气指数和市场价值。那二三线作家呢?他们的作品还在大大小小的影视公司和版权公司手里握着呢,压根就没有拍摄。影视行业的强大利益链不断在扩展和渗透,一个叫“IP”的概念突然火了,于是,作家的作品被按照IP价值大小进行排序,严歌苓、张翎、刘震云等人的作品是大IP,网络文学改编的《琅琊榜》《甄嬛传》等也是大IP,至于小IP嘛,基本上都是互相倒卖的文档,很多时候看运气。

  过度影视化对文学创作带来了不好的影响。“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影视毕竟是一个以热闹人气为标志的通俗领域,本应埋头文学创作的作家一旦跨过界,尝到了影视巨大利益回报的甜头,要再坐守文学创作的冷板凳可能就有些困难了。

  此消彼长之后,文学和影视就再也不会是相敬如宾的关系。市场开始嗅觉灵敏地寻找适合改变的作家作品,并按照市场大小对作家重新排定座次。除了官方的评价体系之外,一线作家的作品影视改编价值在一定程度等同于人气指数和市场价值。那二三线作家呢?他们的作品还在大大小小的影视公司和版权公司手里握着呢,压根就没有拍摄。影视行业的强大利益链不断在扩展和渗透,一个叫“IP”的概念突然火了,于是,作家的作品被按照IP价值大小进行排序,严歌苓、张翎、刘震云等人的作品是大IP,网络文学改编的《琅琊榜》《甄嬛传》等也是大IP,至于小IP嘛,基本上都是互相倒卖的文档,很多时候看运气。

  对于后来者而言,必须注意的一点是,刘震云、严歌苓等“成功者”都是在个人写作风格趋于成熟的情况下介入影视创作的,这条道路并不适合每个写作者。莫言对此就有比较清醒的认识。莫言是第一个因“触电”而走红的当代作家,曾经感慨“遇到张艺谋这样的导演是我的幸运。”莫言担任了电影《红高粱》的编剧,以后与人合作创作了六集电视连续剧《哥哥们的青春往事》、十八集电视连续剧《红树林》、话剧《霸王别姬》,他的小说《师傅越来越幽默》、《白棉花》、《白狗秋千架》分别被改编成电影。但后来,莫言逐渐淡出影视圈专心文学创作,因为他认识到,小说与影视有密切联系,但又应该是各行其道,“作家不能按照影视的要求来写作”,主张“坚守文学自己的路子”,“文学写好了,导演自然会看上”。没有这种认识和他后来对文学的坚守,就没有《丰乳肥臀》、《酒国》等经典力作,就没有后来的诺贝尔文学奖。

  虽然大量作家进入影视圈有助于提升中国电影的整体质量,但在影视创作中,作为编剧的作家只是整个影视文化工业的一个组成部分,必须考虑大部分观众的审美趣味、价值理念,考虑制片方与导演的拍摄意图等等,而在文学创作中,作家的创作个性与个人风格可以最大限度地得到施展。因此,长久来看,作家过多地介入影视生产对于自身的文学创作是不利的。尤其是自身风格尚未成型的作家,过多参与影视创作,可能意味着他们文学生涯的中断。同时,过多地参与编剧工作会使得许多作家逐渐把自己当成一个码字赚钱的手工艺者,而不是时代的思想精英,从而放弃自己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所应有的精神担当。

  在镜头语言的重新组织之下,严肃文学和类型文学的差异化被取消了,只剩下故事情节的起承转合,那些本来应该属于艺术细部的精雕细刻变得毫无意义,故事绕过了语言而被直接“看见”,叙述的技术,想象的翅膀,语言的韵律,通通消失。而这些作家队伍中的逐利者,如果获得了成功,则会成为后来者的榜样;如果没有好运气,那么则再也回不来了,一般会转行去干编剧。在强大的影视工业面前,如果要重申文学的尊严,这显得有点可笑。然而,如果文学成为影视的附庸,那则是终极的悲哀。

  陈崇正

  壹 文学应该与影视保持距离

  而在另一边,看起来风格无限的影视江湖其实也危机四伏,这些年上线的国产片很少不被骂得狗血淋头。细看一下,很多故事情节都经不起推敲。故事不行,特效来凑,所以所有的国产片都做得很炫。然而,无论特效如何牛,都不能替代导演及主创团队对于故事走向和人物情感的把握。

  虽然大量作家进入影视圈有助于提升中国电影的整体质量,但在影视创作中,作为编剧的作家只是整个影视文化工业的一个组成部分,必须考虑大部分观众的审美趣味、价值理念,考虑制片方与导演的拍摄意图等等,而在文学创作中,作家的创作个性与个人风格可以最大限度地得到施展。因此,长久来看,作家过多地介入影视生产对于自身的文学创作是不利的。尤其是自身风格尚未成型的作家,过多参与影视创作,可能意味着他们文学生涯的中断。同时,过多地参与编剧工作会使得许多作家逐渐把自己当成一个码字赚钱的手工艺者,而不是时代的思想精英,从而放弃自己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所应有的精神担当。

  文学与影视联姻,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双赢,是文艺发展的理想形态。左手小说右手剧本,游刃有余、名利双收,是很多作家追求的目标。然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文学与影视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遵循各自的内部规律,二者不可避免地存在着矛盾。

  有得有失谈“触电”  在镜头语言的重新组织之下,严肃文学和类型文学的差异化被取消了,只剩下故事情节的起承转合,那些本来应该属于艺术细部的精雕细刻变得毫无意义,故事绕过了语言而被直接“看见”,叙述的技术,想象的翅膀,语言的韵律,通通消失。而这些作家队伍中的逐利者,如果获得了成功,则会成为后来者的榜样;如果没有好运气,那么则再也回不来了,一般会转行去干编剧。在强大的影视工业面前,如果要重申文学的尊严,这显得有点可笑。然而,如果文学成为影视的附庸,那则是终极的悲哀。

  文学与影视联姻,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双赢,是文艺发展的理想形态。左手小说右手剧本,游刃有余、名利双收,是很多作家追求的目标。然而,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文学与影视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遵循各自的内部规律,二者不可避免地存在着矛盾。

0898网投:【一定之规】公务接待,这些红线碰不得




附件: